屏幕对面的那个人,或许正在毁掉你的爱情

来源:羊城派 作者:郑紫薇 发表时间:2018-10-18 15:26

  隔着手机屏幕你或许永远都无法看清对面的人到底是何模样,他的谈吐变成了摘抄的句子,一句一句建起爱情的高墙也可以一瞬间被原句摧毁

  主播/羊城派记者 郑紫薇

她一直以为自己爱上他了。

  大约是三个月前的事吧。

  那是因为她收到他的一个短信。

  他们刚认识,是朋友的朋友,一起喝茶的时候遇到,讲究眼缘的她,时常被朋友骂“靓仔主义者”,意思是看见英俊小生就动心,她才不理别人说什么。人生那么短,为什么要听这个那个的话?谁会对你的快乐与悲伤负责?除了自己。所以她坚持“我行我素”的风格。

  眼睛不挑好看男人看,难道要长年累月面对丑男人吗?她理直气壮地过自己要过的生活。

  见面的开始,他们其实没有讲几句话,因为坐得比较远。不过,看着顺眼的缘故,她叫他加微信。一般她都让别人加她微信,这样她才有掌控权。

  如果是不喜欢的朋友,回去根本不加,或搁置,或列入不想往来户,直接删掉对方。

  但她在现场马上加了他,在微信上发给他一朵红色的玫瑰花。

  之后,他开始给她写微信。

现代社会里,所有的人都生活在微信里。

  走在街上,或逛商场,或等车或待船,每个人都埋头对着手机,没有人抬头看看周边的人和风景。人人的视觉焦点专注地,只对着手机。

  世界上所有的一切仅在手机里发生。

  有几次她在老小说里读到一见钟情的故事,就是男的或女的,可能不经意,就在路上擦身而过时停下脚步,互相看见对方,也有通过朋友介绍,两人才刚相见,即刻产生触电的感觉,然后立马爱上他/她了。

  这样的故事非常浪漫。

  但这样的年代却已经过去。

  当今的人活在一个没有机会一见钟情的时代里。

  谁都不会看见谁。除非在手机里,在微信里。

他们一边微信交流,一边约会。喝茶吃饭看电影,就是一般的男女交往的模式。

  她比较欣赏的是他喜欢阅读。

  约会地点时常是附在书店的咖啡厅。

  混合着书香和咖啡香的空间,是为爱阅读和爱咖啡的人设计的,让人逃离繁琐的日常,寻找安静的思维,探索灵魂的深处,且得以纾解生活的压力。

  他们发现原来彼此都爱喝不加糖的原味咖啡,有时叫了微甜的乳酪蛋糕,配送黑咖啡,然后一人一本书过一个下午。

  要找一个合眼缘又兴趣相投的人,听起来不难,但现实生活中却真的不容易。

  这家书店的咖啡厅特别之处,是在咖啡厅设了个二手书角落,喝咖啡的人可以自由选读,读过后可以放回原位,倘若真的非常喜欢,可用二手书的价钱购买回去。

  今天她手里拿着奥尔罕·帕慕克的《纯真博物馆》。翻着介绍的文字:一个富有的少爷爱上一个穷家表妹,已经订婚的少爷,原想享齐人之福,但表妹却离开他另嫁。少爷才发现他深爱的人是表妹。故事从这里才开始转折。少爷倒回去苦苦追求表妹,表妹冷淡对待。少爷收集表妹的日常生活许多用过的物品,每件东西的背后都有故事。

  等到表妹永远离开后,少爷把她的旧居买下来,设立一间博物馆,把这些超过千件的大小纪念品陈列出来,自己住在博物馆顶楼,睹物思人。一个人存在另一个人的思念里,便永远都还活着。表妹明明已经死去,但却住在少爷的博物馆里,也在少爷的心里,要一直到少爷死去以后,才是真正的死去。

  这个以色欲开始,以思念和建立一座博物馆结束的小说,故事好看或不好看,对她并不重要,只是一看到介绍,她有想要购买的冲动,然而,她却看见似曾相识的句子:“我的胃里有午饭,脖颈上有阳光,脑子里有爱情,灵魂里有慌乱,心里则有一股刺痛。”

  她的心里顿时划过一阵刺痛。

  三个月前,她爱上他,就是因为他在给她的微信里,写着:“我的胃里有午饭,脖颈上有阳光,脑子里有爱情,灵魂里有慌乱,心里则有一股刺痛。”

  她不太明白他说什么,但句子里充满了文学才华。她是带着仰慕的心爱上他的。

  ——原来不是他写的。

  静静地,她抬头看着正在阅读的他。为什么他发给她的微信,没有在后边加上“摘录自奥尔罕·帕慕克的《纯真博物馆》”。

  低头阅读的他,毫不晓得,奥尔罕·帕慕克的《纯真博物馆》已经毁掉了她对他的爱情。

  来源|《羊城晚报》2018年09月10日A13版,文字|朵拉

  图片|视觉中国

  责编|樊美玲

编辑:
数字报

屏幕对面的那个人,或许正在毁掉你的爱情

羊城派  作者:郑紫薇  2018-10-18

  隔着手机屏幕你或许永远都无法看清对面的人到底是何模样,他的谈吐变成了摘抄的句子,一句一句建起爱情的高墙也可以一瞬间被原句摧毁

  主播/羊城派记者 郑紫薇

她一直以为自己爱上他了。

  大约是三个月前的事吧。

  那是因为她收到他的一个短信。

  他们刚认识,是朋友的朋友,一起喝茶的时候遇到,讲究眼缘的她,时常被朋友骂“靓仔主义者”,意思是看见英俊小生就动心,她才不理别人说什么。人生那么短,为什么要听这个那个的话?谁会对你的快乐与悲伤负责?除了自己。所以她坚持“我行我素”的风格。

  眼睛不挑好看男人看,难道要长年累月面对丑男人吗?她理直气壮地过自己要过的生活。

  见面的开始,他们其实没有讲几句话,因为坐得比较远。不过,看着顺眼的缘故,她叫他加微信。一般她都让别人加她微信,这样她才有掌控权。

  如果是不喜欢的朋友,回去根本不加,或搁置,或列入不想往来户,直接删掉对方。

  但她在现场马上加了他,在微信上发给他一朵红色的玫瑰花。

  之后,他开始给她写微信。

现代社会里,所有的人都生活在微信里。

  走在街上,或逛商场,或等车或待船,每个人都埋头对着手机,没有人抬头看看周边的人和风景。人人的视觉焦点专注地,只对着手机。

  世界上所有的一切仅在手机里发生。

  有几次她在老小说里读到一见钟情的故事,就是男的或女的,可能不经意,就在路上擦身而过时停下脚步,互相看见对方,也有通过朋友介绍,两人才刚相见,即刻产生触电的感觉,然后立马爱上他/她了。

  这样的故事非常浪漫。

  但这样的年代却已经过去。

  当今的人活在一个没有机会一见钟情的时代里。

  谁都不会看见谁。除非在手机里,在微信里。

他们一边微信交流,一边约会。喝茶吃饭看电影,就是一般的男女交往的模式。

  她比较欣赏的是他喜欢阅读。

  约会地点时常是附在书店的咖啡厅。

  混合着书香和咖啡香的空间,是为爱阅读和爱咖啡的人设计的,让人逃离繁琐的日常,寻找安静的思维,探索灵魂的深处,且得以纾解生活的压力。

  他们发现原来彼此都爱喝不加糖的原味咖啡,有时叫了微甜的乳酪蛋糕,配送黑咖啡,然后一人一本书过一个下午。

  要找一个合眼缘又兴趣相投的人,听起来不难,但现实生活中却真的不容易。

  这家书店的咖啡厅特别之处,是在咖啡厅设了个二手书角落,喝咖啡的人可以自由选读,读过后可以放回原位,倘若真的非常喜欢,可用二手书的价钱购买回去。

  今天她手里拿着奥尔罕·帕慕克的《纯真博物馆》。翻着介绍的文字:一个富有的少爷爱上一个穷家表妹,已经订婚的少爷,原想享齐人之福,但表妹却离开他另嫁。少爷才发现他深爱的人是表妹。故事从这里才开始转折。少爷倒回去苦苦追求表妹,表妹冷淡对待。少爷收集表妹的日常生活许多用过的物品,每件东西的背后都有故事。

  等到表妹永远离开后,少爷把她的旧居买下来,设立一间博物馆,把这些超过千件的大小纪念品陈列出来,自己住在博物馆顶楼,睹物思人。一个人存在另一个人的思念里,便永远都还活着。表妹明明已经死去,但却住在少爷的博物馆里,也在少爷的心里,要一直到少爷死去以后,才是真正的死去。

  这个以色欲开始,以思念和建立一座博物馆结束的小说,故事好看或不好看,对她并不重要,只是一看到介绍,她有想要购买的冲动,然而,她却看见似曾相识的句子:“我的胃里有午饭,脖颈上有阳光,脑子里有爱情,灵魂里有慌乱,心里则有一股刺痛。”

  她的心里顿时划过一阵刺痛。

  三个月前,她爱上他,就是因为他在给她的微信里,写着:“我的胃里有午饭,脖颈上有阳光,脑子里有爱情,灵魂里有慌乱,心里则有一股刺痛。”

  她不太明白他说什么,但句子里充满了文学才华。她是带着仰慕的心爱上他的。

  ——原来不是他写的。

  静静地,她抬头看着正在阅读的他。为什么他发给她的微信,没有在后边加上“摘录自奥尔罕·帕慕克的《纯真博物馆》”。

  低头阅读的他,毫不晓得,奥尔罕·帕慕克的《纯真博物馆》已经毁掉了她对他的爱情。

  来源|《羊城晚报》2018年09月10日A13版,文字|朵拉

  图片|视觉中国

  责编|樊美玲

编辑:
澳门十大赌博网站排行版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