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目光中的伤害,总有人为你抵挡

来源:羊城派 作者:马海霞 发表时间:2018-09-11 08:49

  他人的眼神可为春风化雨,亦可为刀枪剑刃,而这种伤害,放在弱势群体身上则会放大数倍

  主播/羊城派记者 郑紫薇

  周末一早我便赶到书店,店门一开,我直奔桌子而去,将书包放在桌子上,先占个位,然后再去书架上选书。

  待我选书回来,邻桌早坐了一位老先生,戴着老花镜低头看一本大部头书。

  我落座后不久,老先生对座又来了一位女孩,和我背靠背坐着。

  女孩看了一会儿书,便开始高声朗读。我扭头看她,咦,她在看儿童绘本,上面没有字呀?再听下去,才感觉不对劲儿,她在胡念呀,都是心里臆想出来的不着边际的话儿——她精神有问题!

  看到对面的老先生眼睛扫了女孩一眼,带着点疑惑,他也看出了女孩不正常。但他很快又将目光收回,重新回到书上,神态安然地继续看书,外部表情丝毫没有受到女孩的影响。

我胆子小,决定远离是非之地。

  于是抱着书,轻轻离座。我经过她身边时,眼睛直直盯着老先生,希望他抬眼接住我的目光,哪怕短短对视一秒,我想用眼神告诉他,快点离开,到别处就座。

  但老先生没有在抬头,眼睛始终盯着书,他肯定能感觉到我在看他,但他并未回应我。

  我一边走一边用眼睛环绕周围的读者,他们都像老先生一样继续在看书,并未有人和我互动。

  我逃到了离女孩较远的书架旁,才安心落座,继续看书。

  还是心生忐忑,我隔几分钟便朝女孩方向张望一次。两个小时过去了,女孩还没有走,老先生依旧保持那个姿势在看书。而且她周围的读者也没有像我一样离开,大家都在安静地阅读,任凭她又笑又说。

  中午时,书店里的读者少了很多,女孩不知道啥时候已经离开了。我忙抱着书回到原座,那位老先生还在读书,我经过他身旁时,他抬眼看我,这次我和他对接上了目光。

  落座后我问他,刚才那位女孩……

  话刚出,老先生意会,回说,呃,精神不大好呢,怪可怜的。

她没影响到你?我又问。

  老先生微微点头,说,影响到了。

  我追问,那为何不换个地方呢?

  老先生回,这些读者中数我年长,我离女孩最近,我若起身离开,便会有人效仿。我坐她对面安然看书,别人见我能忍,也便忍了。再说万一有忍不了的,开口说她,我还能帮着圆一下场,不至于激怒她。女孩精神是有问题,天热精神病人容易狂躁,发病率高,书店有空调,她坐在这里看看书,比到外面疯跑强。

  老先生的话有道理,幸亏当时没有人接我的目光,要是都像我一样仓皇而逃,对她投去异样的目光,让她感觉到被排斥,或许真能激怒她。

  不离开,不歧视,默默接受她的“扰民”,把她当普通人看待,这何尝不是大家对她的一种帮助和善意呢。

  来源|《羊城晚报》 2018年08月30日A13,作者:马海霞

  图片|视觉中国(图文无关)

  责编|樊美玲

编辑:
数字报

他人目光中的伤害,总有人为你抵挡

羊城派  作者:马海霞  2018-09-11

  他人的眼神可为春风化雨,亦可为刀枪剑刃,而这种伤害,放在弱势群体身上则会放大数倍

  主播/羊城派记者 郑紫薇

  周末一早我便赶到书店,店门一开,我直奔桌子而去,将书包放在桌子上,先占个位,然后再去书架上选书。

  待我选书回来,邻桌早坐了一位老先生,戴着老花镜低头看一本大部头书。

  我落座后不久,老先生对座又来了一位女孩,和我背靠背坐着。

  女孩看了一会儿书,便开始高声朗读。我扭头看她,咦,她在看儿童绘本,上面没有字呀?再听下去,才感觉不对劲儿,她在胡念呀,都是心里臆想出来的不着边际的话儿——她精神有问题!

  看到对面的老先生眼睛扫了女孩一眼,带着点疑惑,他也看出了女孩不正常。但他很快又将目光收回,重新回到书上,神态安然地继续看书,外部表情丝毫没有受到女孩的影响。

我胆子小,决定远离是非之地。

  于是抱着书,轻轻离座。我经过她身边时,眼睛直直盯着老先生,希望他抬眼接住我的目光,哪怕短短对视一秒,我想用眼神告诉他,快点离开,到别处就座。

  但老先生没有在抬头,眼睛始终盯着书,他肯定能感觉到我在看他,但他并未回应我。

  我一边走一边用眼睛环绕周围的读者,他们都像老先生一样继续在看书,并未有人和我互动。

  我逃到了离女孩较远的书架旁,才安心落座,继续看书。

  还是心生忐忑,我隔几分钟便朝女孩方向张望一次。两个小时过去了,女孩还没有走,老先生依旧保持那个姿势在看书。而且她周围的读者也没有像我一样离开,大家都在安静地阅读,任凭她又笑又说。

  中午时,书店里的读者少了很多,女孩不知道啥时候已经离开了。我忙抱着书回到原座,那位老先生还在读书,我经过他身旁时,他抬眼看我,这次我和他对接上了目光。

  落座后我问他,刚才那位女孩……

  话刚出,老先生意会,回说,呃,精神不大好呢,怪可怜的。

她没影响到你?我又问。

  老先生微微点头,说,影响到了。

  我追问,那为何不换个地方呢?

  老先生回,这些读者中数我年长,我离女孩最近,我若起身离开,便会有人效仿。我坐她对面安然看书,别人见我能忍,也便忍了。再说万一有忍不了的,开口说她,我还能帮着圆一下场,不至于激怒她。女孩精神是有问题,天热精神病人容易狂躁,发病率高,书店有空调,她坐在这里看看书,比到外面疯跑强。

  老先生的话有道理,幸亏当时没有人接我的目光,要是都像我一样仓皇而逃,对她投去异样的目光,让她感觉到被排斥,或许真能激怒她。

  不离开,不歧视,默默接受她的“扰民”,把她当普通人看待,这何尝不是大家对她的一种帮助和善意呢。

  来源|《羊城晚报》 2018年08月30日A13,作者:马海霞

  图片|视觉中国(图文无关)

  责编|樊美玲

编辑:
澳门十大赌博网站排行版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