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官后,他才发现价格不菲的书法背后竟藏着秘密……

来源:羊城派 作者:李兰弟 发表时间:2018-09-06 16:23

  不幸的是,很多时候书法成了一项专业技能,成了一种显摆与营生,成了明争暗斗的名利场,甚而成了一棵摇钱树,翻手为名,覆手为利

  主播/羊城派记者 郑紫薇

  我的老同学居然就当上了市土地局的局长。老同学一直给人的印象就是忠厚、老实、不会搞关系。但不让人看好的老同学却在没有任何风吹草动的情况下不动声色地就当上了一把手。

  老同学和我都是业余书法爱好者,他原练习柳体,后看中了我书写的欧体,他改柳体为欧体,还说是我的学生。本来我在中学任教,为了更好发挥我的专长,市宣传部把我调到文化局,且提升为科长。我还兼任市书法协会副会长,侧重抓市里的书法工作。

  树大招风。一天,我的这位做局长的老同学找上门来,他对我说他迷上了欧体字,且经常以我为师,仿照我的字在练习,最后向我提出要求,他邀我双休日到家做客。

  老同学最先是临欧体字。过了一段时间,老同学对写大字特别的情有独钟,如写福、虎,最让人奇怪的是老同学最爱写大的鼠字,因为他属鼠。渐渐的,老同学的鼠字写得越来越像画的老鼠,真是书中有画,画中有字,虽不说是栩栩如生,但也像那么一回事了。

  一次,老同学一位特好的朋友到老同学的家中闲聊,老同学拿出了自己写的一幅硕鼠图,说请朋友欣赏。刚一挂上,只听“喵”一声,一只蹲在沙发上的猫,猛扑上去,用鼻子嗅了嗅,几爪就把字撕得稀烂。

  我见老同学的书法作得如此逼真,竟骗过了那狡猾的猫儿,觉得老同学的书法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了,就鼓动老同学在市内举办一次个人书法展。并说,如果有人买还可以当场卖掉一些。

  老同学先是摇头,说,我才开始学,还在涂鸦阶段,等以后真正有了成绩再说。并且,我写书法只是为了娱乐,不为金钱,卖啥哟?但他最后还是没有抵挡住我的左劝右劝,妥协了。

  我在走之时,顺手拿过被猫撕烂的鼠字图,说,老同学,这幅画送给我好了?老同学微微笑了笑,说,撕烂了还有何用?你要,就拿去吧!

  几日后,老同学在市展览馆举办了个人书法展。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书法展过程中,老同学的书法作品竟被抢购一空,且大多数作品都卖出了不菲的价格。

  一时间,老同学成了市内书法界有名的高手。成了高手的老同学不想老老实实地当官。而是异想天开地辞掉官职,做专职的书法家。但当他辞职半年后,所写书法作品一幅也没卖出去。

  一日,我家里来了书法界一内行。内行看了看我老同学作的鼠字图,摇摇头,不相信地问,这是高手作的?我给他说了猫撕鼠字图一事。那内行拿起字,在鼻前闻了闻,一股浓浓的鱼腥味扑鼻而来。内行想了想,哈哈大笑,说,高手!确实是高手!

  朋友说,你闻闻;还有,你想想买书法的是哪些人就知道他高在哪里了。

  我认真想了想,依稀记得,办书法展那天买书法的全是本市的需要土地的开发商。

  来源|《羊城晚报》2018年08月27日A12版,作者:李兰弟

  图片|视觉中国

  责编|樊美玲

编辑:
数字报

辞官后,他才发现价格不菲的书法背后竟藏着秘密……

羊城派  作者:李兰弟  2018-09-06

  不幸的是,很多时候书法成了一项专业技能,成了一种显摆与营生,成了明争暗斗的名利场,甚而成了一棵摇钱树,翻手为名,覆手为利

  主播/羊城派记者 郑紫薇

  我的老同学居然就当上了市土地局的局长。老同学一直给人的印象就是忠厚、老实、不会搞关系。但不让人看好的老同学却在没有任何风吹草动的情况下不动声色地就当上了一把手。

  老同学和我都是业余书法爱好者,他原练习柳体,后看中了我书写的欧体,他改柳体为欧体,还说是我的学生。本来我在中学任教,为了更好发挥我的专长,市宣传部把我调到文化局,且提升为科长。我还兼任市书法协会副会长,侧重抓市里的书法工作。

  树大招风。一天,我的这位做局长的老同学找上门来,他对我说他迷上了欧体字,且经常以我为师,仿照我的字在练习,最后向我提出要求,他邀我双休日到家做客。

  老同学最先是临欧体字。过了一段时间,老同学对写大字特别的情有独钟,如写福、虎,最让人奇怪的是老同学最爱写大的鼠字,因为他属鼠。渐渐的,老同学的鼠字写得越来越像画的老鼠,真是书中有画,画中有字,虽不说是栩栩如生,但也像那么一回事了。

  一次,老同学一位特好的朋友到老同学的家中闲聊,老同学拿出了自己写的一幅硕鼠图,说请朋友欣赏。刚一挂上,只听“喵”一声,一只蹲在沙发上的猫,猛扑上去,用鼻子嗅了嗅,几爪就把字撕得稀烂。

  我见老同学的书法作得如此逼真,竟骗过了那狡猾的猫儿,觉得老同学的书法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了,就鼓动老同学在市内举办一次个人书法展。并说,如果有人买还可以当场卖掉一些。

  老同学先是摇头,说,我才开始学,还在涂鸦阶段,等以后真正有了成绩再说。并且,我写书法只是为了娱乐,不为金钱,卖啥哟?但他最后还是没有抵挡住我的左劝右劝,妥协了。

  我在走之时,顺手拿过被猫撕烂的鼠字图,说,老同学,这幅画送给我好了?老同学微微笑了笑,说,撕烂了还有何用?你要,就拿去吧!

  几日后,老同学在市展览馆举办了个人书法展。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书法展过程中,老同学的书法作品竟被抢购一空,且大多数作品都卖出了不菲的价格。

  一时间,老同学成了市内书法界有名的高手。成了高手的老同学不想老老实实地当官。而是异想天开地辞掉官职,做专职的书法家。但当他辞职半年后,所写书法作品一幅也没卖出去。

  一日,我家里来了书法界一内行。内行看了看我老同学作的鼠字图,摇摇头,不相信地问,这是高手作的?我给他说了猫撕鼠字图一事。那内行拿起字,在鼻前闻了闻,一股浓浓的鱼腥味扑鼻而来。内行想了想,哈哈大笑,说,高手!确实是高手!

  朋友说,你闻闻;还有,你想想买书法的是哪些人就知道他高在哪里了。

  我认真想了想,依稀记得,办书法展那天买书法的全是本市的需要土地的开发商。

  来源|《羊城晚报》2018年08月27日A12版,作者:李兰弟

  图片|视觉中国

  责编|樊美玲

编辑:
澳门十大赌博网站排行版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