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星空讨生活,低头尘世心幽居

来源:羊城派 作者:马亚伟 发表时间:2018-06-07 12:29

  我们选择了在烟火之上幽居,也要为心留个安宁的家

  主播/羊城派记者 崔文灿

  朋友是位画家,他的画室,也就是他的家,就在菜市场的南面。只要他一打开画室的窗子,就能清晰地听到菜市场人声鼎沸,喧嚣四起。隔窗望过去,烟火人间,芸芸众生,俗世纷繁,生活百态,全都尽收眼底。关上窗子,隐约的嘈杂之声沉闷闷,乱纷纷。

  我很惊奇,这样的环境如何创作?

  朋友笑着背起了陶渊明的诗:“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在喧嚣的闹市,为何听不到车马喧嚣?因为心远离尘俗,即使在人潮人海中,也能屏蔽一切纷乱与噪音,觉得自己幽居山林之中。话虽然这样说,但真正做到“心远地自偏”,简直太难了。

  朋友随后很坦率地说:“这里的房租最便宜,所以这几年一直住在这儿。”我感叹,为了五斗米,痴迷艺术的朋友不得不向生活妥协。

  他却朗声笑着说:“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想当年毛主席还特意在闹市读书,为的是培养自己专注的能力。我也是在磨练自己,看能不能闹中取静,找到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事实证明,打开窗子是生活,关上窗子是艺术。生活本来就是这样嘛,一半烟火,一半清欢。我选择在烟火之上幽居,既能入得红尘,又能出得山林。”

  朋友的生活态度让我赞叹不已。窗子外面,人来人往,鸡毛蒜皮;窗子里面,山明水秀,万紫千红。在烟火之上幽居,真的是一种境界。不与万丈红尘隔绝,又不被俗世生活所奴役,超脱而不脱离,保持清雅而不清高。

  我喜欢“幽居”这个词,无论你身在何处,心始终是幽居的状态。幽,幽静,清幽,幽远,如同绵延的远山,呈现出柔和的线条,又有旷远而苍茫的意境,其中滋味极为丰富,需用心揣摩。居,是心居住的地方,代表着安定、宁静,是安心之所。

  在尘世里走一圈,谁不是披了一身琐碎与尘埃?谁的心不是几番辗转流离?但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在烟火之上幽居的意愿。为心找个安宁之所,抖落一身疲惫,再颠沛的生活都会有平和之美。

  我想起了文友小王,他从来不避讳谈自己的职业:农民工。每天的劳动强度都很大,劳动结束后,谁不想躺下美美睡一觉?

  可小王有时间就会拿起笔写作,他在幽暗的工棚里写作,他在工友的鼾声中写作,他闻着自己酸酸的汗味儿写作……他写人生百态,写悲欢离合,也写风花雪月。我很难想象,他的那些清新干净的文字是在工地上写出来的。他说自己左手生活,右手梦想,仰望着星空讨生活。

  是的,我们都要讨生活,都要在烟火人间打拼出属于自己的地盘。很多时候,仅仅靠梦想养活不了我们。有些东西可以丢弃,有些东西永远不能丢弃,比如梦想。这样的时候,我们选择了在烟火之上幽居,为心留个安宁的家。

  无论是谁,都应该有在烟火之上幽居的愿望和能力。即使你不为生活所累,也容易在光怪陆离的现实中迷失,在浮华和喧嚣中丢失了自我。在烟火人间,永远为自己留一个诗意的家园,让一半烟火、一半清欢的人生呈现出最和谐、最动人的色彩。

  来源|《羊城晚报》2018年05月17日,A14版,作者:马亚伟

  图片|视觉中国

  责编|樊美玲

编辑:
数字报

仰望星空讨生活,低头尘世心幽居

羊城派  作者:马亚伟  2018-06-07

  我们选择了在烟火之上幽居,也要为心留个安宁的家

  主播/羊城派记者 崔文灿

  朋友是位画家,他的画室,也就是他的家,就在菜市场的南面。只要他一打开画室的窗子,就能清晰地听到菜市场人声鼎沸,喧嚣四起。隔窗望过去,烟火人间,芸芸众生,俗世纷繁,生活百态,全都尽收眼底。关上窗子,隐约的嘈杂之声沉闷闷,乱纷纷。

  我很惊奇,这样的环境如何创作?

  朋友笑着背起了陶渊明的诗:“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在喧嚣的闹市,为何听不到车马喧嚣?因为心远离尘俗,即使在人潮人海中,也能屏蔽一切纷乱与噪音,觉得自己幽居山林之中。话虽然这样说,但真正做到“心远地自偏”,简直太难了。

  朋友随后很坦率地说:“这里的房租最便宜,所以这几年一直住在这儿。”我感叹,为了五斗米,痴迷艺术的朋友不得不向生活妥协。

  他却朗声笑着说:“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想当年毛主席还特意在闹市读书,为的是培养自己专注的能力。我也是在磨练自己,看能不能闹中取静,找到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事实证明,打开窗子是生活,关上窗子是艺术。生活本来就是这样嘛,一半烟火,一半清欢。我选择在烟火之上幽居,既能入得红尘,又能出得山林。”

  朋友的生活态度让我赞叹不已。窗子外面,人来人往,鸡毛蒜皮;窗子里面,山明水秀,万紫千红。在烟火之上幽居,真的是一种境界。不与万丈红尘隔绝,又不被俗世生活所奴役,超脱而不脱离,保持清雅而不清高。

  我喜欢“幽居”这个词,无论你身在何处,心始终是幽居的状态。幽,幽静,清幽,幽远,如同绵延的远山,呈现出柔和的线条,又有旷远而苍茫的意境,其中滋味极为丰富,需用心揣摩。居,是心居住的地方,代表着安定、宁静,是安心之所。

  在尘世里走一圈,谁不是披了一身琐碎与尘埃?谁的心不是几番辗转流离?但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在烟火之上幽居的意愿。为心找个安宁之所,抖落一身疲惫,再颠沛的生活都会有平和之美。

  我想起了文友小王,他从来不避讳谈自己的职业:农民工。每天的劳动强度都很大,劳动结束后,谁不想躺下美美睡一觉?

  可小王有时间就会拿起笔写作,他在幽暗的工棚里写作,他在工友的鼾声中写作,他闻着自己酸酸的汗味儿写作……他写人生百态,写悲欢离合,也写风花雪月。我很难想象,他的那些清新干净的文字是在工地上写出来的。他说自己左手生活,右手梦想,仰望着星空讨生活。

  是的,我们都要讨生活,都要在烟火人间打拼出属于自己的地盘。很多时候,仅仅靠梦想养活不了我们。有些东西可以丢弃,有些东西永远不能丢弃,比如梦想。这样的时候,我们选择了在烟火之上幽居,为心留个安宁的家。

  无论是谁,都应该有在烟火之上幽居的愿望和能力。即使你不为生活所累,也容易在光怪陆离的现实中迷失,在浮华和喧嚣中丢失了自我。在烟火人间,永远为自己留一个诗意的家园,让一半烟火、一半清欢的人生呈现出最和谐、最动人的色彩。

  来源|《羊城晚报》2018年05月17日,A14版,作者:马亚伟

  图片|视觉中国

  责编|樊美玲

编辑:
澳门十大赌博网站排行版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